欢迎访问广东信息港  今天是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要闻

欧洲议会选举:极右翼势力明显增加,法德领导人遭受打击

据新华社报道,第十届欧洲议会选举投票9日晚落下帷幕。欧洲议会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,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党团获得189席,保持其第一大党团的地位。中间偏左的社民党党团获135席,持中间立场的复兴欧洲党团获80席,右翼的欧洲保守与改革党团获72席,极右翼的“身份与民主”党团获58席,绿党和欧洲自由联盟组成的党团获52席,左翼联盟党团获36席。

据路透社报道,此次欧洲议会选举,根据初步计票结果,极右翼政党的势力显著增加,尽管亲欧中间派预计将在720个席位中保留多数席位,但这次投票对法国和德国领导人造成打击,引发了人们对欧盟主要大国将如何推动欧盟政策的质疑。


图为法国国民联盟领袖玛丽娜·勒庞

在法国,根据出口民调结果,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国民联盟获得31.7%的选票,在法国各政党中排名第一。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的中间派复兴党仅获得14.9%的选票,位居第二。马克龙9日当晚宣布解散国民议会,并于6月30日和7月7日举行国民议会选举的两轮投票。

据《卫报》报道,在德国,初步结果显示,德国总理朔尔茨领导的社会民主党获得14.6%的选票,得票率比2019年的最差战绩还要更低。执政联盟中的绿党也仅获得12.8%的选票。反对党中右翼的基民盟(CDU)以30%的预计得票率领先,德国选择党的得票率从2019年的11% 跃升至14.2%。

与此同时,在意大利,出口民调显示,意大利总理梅洛尼领导的意大利兄弟党预计赢得26%至30%的选票,在国内领先其左翼竞争对手。在奥地利,极右翼自由党以25.7% 的得票率在该国位居榜首。

《卫报》称,尽管极右翼势力在选举中表现良好,但主流亲欧政党仍有望占据多数席位。欧洲人民党党团获得189席,保持其第一大党团的地位,增加了该党领衔候选人冯德莱恩连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机会。

路透社分析指出,欧洲议会内部出现右倾,今后要通过例如应对气候变化、或安全挑战的新立法或将变得更加困难。不过,对欧元持怀疑态度的民族主义政党究竟能发挥多大影响力,将取决于它们克服分歧和互相协作的能力。

延伸阅读

牛弹琴:欧洲政坛大地震 马克龙朔尔茨或将遭遇噩梦



图为法国总统马克龙

一觉醒来,欧洲大变。

这还真不是夸张。反正,5年一次的欧洲议会选举,极右翼异军突起,取得前所未有的大胜。

整个欧洲大惊,朔尔茨大惊,马克龙大惊。

在法国,根据出口民调,极右翼的国民联盟,拿下超过30%的选票,在法国政党中排第一;马克龙领导的复兴党不到15%,排第二,但还不到国民联盟的一半。

执政党大败,败得相当屈辱;国民联盟大胜,胜得酣畅淋漓。

6月9日晚八点,脸色铁青的马克龙发表电视讲话,承认欧洲选举的结果, “对捍卫欧洲的政党来说不是一个好结果”,“民族主义者和煽动者的崛起,对我们的国家来说是一个危险”。

怎么办?

他当即宣布,解散国民议会,重新大选。

他也不得不举行大选,因为按照外界的普遍看法,选举结果已对他构成了严重的“信任危机”。

28岁的国民联盟领袖巴尔德拉就认为,“现任政府这次前所未有的失败,标志着一个周期的结束,也是后马克龙时代的第一天。”

我看到,法国极右翼领导人玛丽娜·勒庞也表态,“如果法国人信任我们,我们准备掌权。”

马克龙无疑也是在赌博。赌议会选举,他能力挽狂澜、反败为胜;但如果失败了呢?

马克龙接下来的两年任期,将毫无疑问是一只跛脚鸭。



图为德国总理朔尔茨

在德国,朔尔茨的形势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执政的红绿灯联盟,前面是警灯闪烁。

我看到,美联社就形容,朔尔茨经历了“一个痛苦的夜晚”,因为他领导的社民党,取得的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成绩。

但输得最惨的是绿党,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,绿党拿下了创纪录的20.5%选票;但5年后,只剩下11.9%的支持率。

最大的赢家,是被认为德国极右翼的选项党。

虽然选项党最近遭遇各种批评风暴,但选举结果表明,16%的人支持该党,这大大超过5年前的11%。

如果以单个政党(红绿灯执政联盟是三个政党)来算,选项党前所未有地成为德国第一大党,在德国东部,选项党事实上已经是最大党。

欧洲政坛,正在发生重大变化。

虽然从总体看,欧洲议会仍是中间派占多数,但极右翼在快速崛起。

除德国、法国外,意大利、西班牙、荷兰、比利时、奥地利的极右翼,选票都大幅上升。

不排除其中一些国家,不久后将会由极右翼掌权。

为什么是极右翼?

还是老百姓的心态发生了巨变。

过去几年,生活成本在节节上升,周遭移民在不断增多,绿党各种咄咄逼人,以及看不到前景的乌克兰战争,欧洲人很迷茫,很失望,很焦虑,极右翼的政见,看上去很激进很极端,但却很符合一些欧洲人的胃口。

所以,我们看到,这次欧洲议会选举,绿党就成了最大输家。

我看到,路透社引述一位绿党候选人的话说:我们必须拿出一个可信的答案,不然,我们只会进一步向极右翼靠拢。



图为欧洲议会会场 资料图

不排除,接下来法国议会选举,国民联盟真可能执政,那马克龙将遭遇噩梦两年。

不排除,德国政坛发生突变,选项党参与执政(更可能是联合执政),红绿灯联盟鞠躬下台。

更不排除,比利时、奥地利等国,极右翼成为执政党,这将加剧欧洲的向右转。

执政党的变化,毫无疑问,会对欧洲的移民政策、气候变化,尤其在乌克兰战争中的立场,以及对华政策,等等等等,产生重大的影响。

当然,选举政治,各国也都有掣肘力量,重大政策短期内还可保持连续性,但长期来看,势必会有重大变化。

欧洲政坛的大地震,对大洋彼岸的特朗普来说,更是一个重大鼓舞。

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我们正在见证历史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广东信息港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腾讯云秒杀
阿里云服务器